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夜深不人静第5章   怀孕了?

    第5章   怀孕了?

    作者:被窝很暖    

      在这个时代,阿岚没有想过结婚生子,但,却突然怀孕了。

      阿岚一觉醒来,发现肚子微微隆起,不如往日平坦,她害怕自己生了什么大病,立刻跑到医院检查。

      可结果是。。。她怀孕了。

      母胎单身22年,连男人是什么生物都没接触过的她,突然怀孕了?

      惶恐与不安交替之下,她再次跑到药店,买验孕棒测试,但上天并没有变仁慈,反而更大声地告诉她,你中大奖了。

      中奖就中奖了,可孩子的父亲是谁啊?我还能生出个拇指姑娘不成??

      阿岚无法思考了,也不知该如何向家人坦白。

      呆坐了一整天,在一番思考与挣扎之中,她决定留下这个孩子,或许未来的路会很苦,但又或许是甜的呢?

      先排查一下和她有接触的男生吧!至少弄清楚,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关乎到孩子长得漂不漂亮啊,她自嘲一下,似乎这样能扭转糟糕的心情。

      阿岚平时鲜少与外人接触,朋友也是女性居多,她确实搞不懂为什么会突然怀孕了,如果她和男生亲密接触过,应该有感觉才是啊,可她却。。。毫无知觉。

      难道是采花大盗,并且擅长使用迷药,甚至会将案发现场清理干净,轻飘飘地不带走一丝云彩。。。。。。到底是什么人啊?阿岚烦躁地抓起自己的头发挠了几下。

      一连几天,毫无进展,阿岚渐渐失去为孩子寻找父亲的兴致,开始琢磨该如何向家人坦白这件事了。

      “阿岚,你在家吗?”叩门声响起,听声音是邻居来了。

      阿岚打开门,只见邻居手里捧着一大碗汤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汤煮多了,来,给你尝尝。”说罢,他捧着汤走进屋子里。

      阿岚平日热心,左邻右里互相帮忙一下,有吃的也分享一下,渐渐地和这邻居混熟了,但仅限于邻居之情。

      他将汤碗放在桌子上,顺势拉开凳子坐了下来。

      “过来尝尝汤好不好喝。”

      阿岚依言,拿起勺子喝了一口,味道还行,“你不是不会做饭的吗,怎么突然煮汤了。”

      “居家男人不是最有魅力吗,我朝那个方向靠拢一下,味道到底怎样?”

      “可以啊,喝得下。”阿岚如实告知。

      “坐下,问你件事。”

      “说就说,这么严肃干嘛?”

      邻居有点害羞地低下头道:“我喜欢上一个姑娘,打算给她送吃的,她喜欢。。。。。。这样追求她,你觉得怎样?”

      阿岚听了开头,心里便疙瘩一下,突然告诉我有喜欢的人?这不是变形告白吧?不是吧?他会不会和孩子的父亲有关?他的潜台词是不是坦白些什么事?不要啊。。。。。

      “你有没有在听?”邻居见阿岚六神无主的样子,轻推了她一下。

      “嗯?”她精神涣散,双目没有焦距地看着对方。

      “你怎么回事了,突然脸色这么差?”

      阿岚马上用双手捂着脸,“我突然肚子好痛啊,要不你先回去吧。”

      “哦哦哦,好,那你不要喝这汤了,可能不干净。”说完,邻居便离开了,还顺便帮阿岚关好了门。

      嗯?肚子疼不是应该捂肚子吗?这样都没被拆穿,关心则乱,啊,他不是真的喜欢我吧?怎么办?

      阿岚虽说不是个只会看脸的肤浅家伙,但没有爱情之前,他还成不了阿岚眼中的西施啊,她抚了抚肚子,这孩子的基因有些担忧啊。

      邻居一连几天没再出现过,阿岚在自我否认与肯定之中挣扎着。

      但无论如何,孩子是阿岚身体里的一块肉,母爱的力量比她想象中的更伟大,至少如今的她,已经认为孩子是无法割舍的。

      她会为了胎儿的健康,时常在楼下散步,刻意注意饮食休息,她爱这个孩子,没有因由的。

      一周后的某天,阿岚散完步准备上楼时,看到邻居和一位姑娘并肩走来,他不知在她耳边低语些什么,那位姑娘甜甜地笑了。

      哎呦,这满是粉红泡泡的画面,要不要回避一下?阿岚念头刚起,便下意识加快脚步走入电梯,不然三人同挤一电梯会尴尬呀,当熟人的电灯泡可是很要命的。

      “哎,阿岚?”邻居认出了她。

      “hi,这么巧啊。”呵呵呵,这人真不解风情,人家姑娘一定不愿意被打扰啊。

      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女朋友。”他害羞地搂了搂那位姑娘的肩膀。

      阿岚朝那位姑娘点头微笑,客气地介绍自己一下,再和邻居寒暄几句便闪人了。

      “呼!”阿岚知道自己的孩子和邻居没什么关系时,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说实话她很难应对生活中的追求者,拒绝对方时,她脸皮不够厚,方式不够狠,只会单一地客气逃避,等到对方先失去耐心,然后又丢失了一个朋友。

      她也想过要好好谈恋爱,可是至今为止,没有一个人能真正走入她心底,虽然不愿承认,偶尔会羡慕成双成对的情侣,但她实在是不能勉强自己啊。

      她想,如果父母非要逼她挑对象的话,她首先会选择看脸,毕竟没有爱情的时候,起码还能看脸,如果连脸都不能看,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!

      日子如常,一个月悄然而逝。

      阿岚沉默地看着手中的B超婴儿图,用手指细细地描绘孩子的轮廓。

      医生说这孩子生长了一个月,从数据上看不出任何变化,虽医生再三确认这孩子依然健康,但阿岚还是十分担忧。

      怎么办?万一孩子长不大,该怎么办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唉,不想了,悲伤的情绪万一影响到孩子那就更不好了,她将思绪甩出脑袋,轻抚一下肚子,去买蛋糕吧,甜甜的味道会让孩子觉得幸福的。

      这天夜里,阿岚突被腹中的灼热惊醒,热浪一阵连着一阵,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阿岚体内蹦出,不知如何是好的她,只能痛苦地抚着肚子。

      过了一会,灼热感消失,她无力地卷曲着,静静地缓了一下,随后她用力撑起自己,想去卫生间洗把脸。

      “啊,你是谁?”窗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阿岚尖叫一声,忙抱紧枕头躲避。

      他没有走过来,也有没回答阿岚的问题,双方静谧数秒后,阿岚大胆地盯着他看了会,他似乎穿着黑衣,能轻易融入黑夜而不让人察觉。

      这。。。到底是要怎样啊?传说中的采花贼?孩子的父亲?会不会杀人灭口啊?阿岚已脑补了几万个情节,但对方依然使用以静制动的战术。

      虽然阿岚很害怕,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吧。

      “你。。。到底是谁?”她一边说,一边静悄悄地将手伸向床头灯。

      “啊。。。。。。”还没注意到他是怎样移动的,他已经站在阿岚跟前了。

      阿岚哆嗦着连连后退,他不是常人,心底有了这个想法后,她更加慌张了。

      可他只是一直注视着她,没有其他动作。

      渐渐地,阿岚也镇定下来了,“你不是人类?我肚子里孩子与你有关吗?”

      “那是我的力量。”他开口回答了,声音冰冷。

      “你的力量?那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。”经历过刚才灼热的疼,她知道这一切不是梦境,“那你是要取回去吧,我会死吗?”

      “是。”依旧冷清的声线。

      阿岚知道自己在实力悬殊面前无法做任何反抗,人类的生命如此脆弱与不堪一击,想到她有可能离开人世,她再也无法忍耐,悲伤地哭了出来。

      想恳求,想祈祷对方,让他放过自己,但她的眼泪太凶猛,以至于张开口时,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      阿岚认为自己哭了很久很久,久到她的眼泪已经干了,撕心裂肺的情绪已逝去大半,周围依旧黑暗,他依旧站在阿岚面前,一动不动的。

      “我可以开灯吗?呃。。。。。呃。。。。。”哭得太久,她的声音嘶哑了,抽泣声不断。

      对方退后了一步,阿岚便爬到床头打开了台灯,屋子亮了起来。

      他的面容与阿岚想象的无异,连脸部线条也是冰冷的,在柔和的灯光下,也没能为他增添一两分温暖,面对这样一个人,阿岚认为可以把挣扎这一环节省了。

      于是阿岚自暴自弃的去装杯水喝,接着去卫生间洗把脸,拯救狼狈不堪的自己,体面一点或许能让他施舍同情心呢?对着镜子,她又在自娱自乐地安慰自己。

      彻底冷静下来后,她开始琢磨这件事回旋的余地,至少给她一点时间,与美好的世界告别,又或许取回力量能有别的办法呢。

      打定主意后,她挺起背杆走到他面前,可对上他冰渣面容时,阿岚一切底气瞬间消失,脑中备好的草稿自动进了回收站。

      “那个。。。我能不能。。。不是,有没有别的办法。。。取回。。你的力量啊,不伤我性命的。”阿岚小心翼翼地征求对方的意见。

      “你想活下去。”这是一句陈述句。

      “废话啊,谁不想长命百岁啊。”阿岚赶紧捂住自己的嘴,这个人可是我生命的主宰者啊,千万不要激怒他,于是立刻换一种温和的语调补充道:“呃。。。抱歉,我一时激动了,生命诚可贵,我想活得长长久久的。”

      “我的力量在你体内成型了。”

      “对啊,变成孩子了。”阿岚低下头,轻抚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    “你喜欢他。”又是一句陈述句。

      “嗯,喜欢,这是我的骨肉啊。”

      她疼痛时的默默承受,她的眼泪,她的低语,她唇角绽放的弧度,都让他迟疑了,他于心不忍。

      本来打算直接取回力量,但看到她痛苦挣扎的样子,不知为何,恻隐之心让他停了下来。

      他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,那天身受重伤,无处藏身,便混入了人类的住所,为了一线生机,他将自己的力量传输给别人,隐匿气息,希望能躲过敌人的追踪。

      结果,在他昏迷之际获救了,因身受重伤,一沉睡就是3个月。

      如今他的力量已在她体内成型,强行取回并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
      该怎么办?

      丢失这一部分的力量只是削弱了他的法力,但她却因此丧命。

      “要不我生下来还给你吧,等等,这样你会不会吃掉他?”阿岚惊奇地问道。

      他微扬嘴角,生下来,生下来的话,是不是从此与这个人类女子有了关联,在漫漫岁月之中不再是孤身一人,他开始期待了。

      -end-

    作者大大的话:

    我妈总是催我结婚生子,所以....有了这个梦,当然其实是美化过的。 我梦到的是吸血鬼啊,可是文中没有说明,因为,法力什么的,不该出现在吸血鬼身上吧,所以我自暴自弃,写了一个模糊的概念,反正就是不是人类... 梦刚醒的时候,我也是超激动的,吸血鬼啊!!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