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望长安第7章   长安甲第高入云(2)

    第7章   长安甲第高入云(2)

    作者:追逐千古的风    

      阿翁把我们的马车也拉了进来,我们跟着他连转了几个巷子,才到了一间房前,房前有一株高大的桃树,桃树的枝条伸出里墙外。他伸手敲门,一个中年妇人走出来开门,她是冯次公的妻子王辅,见到我们,她也是一脸堆欢,招呼我们入内。阿翁以嫂嫂称她。仆人出来,把马车拉到他们家的马厩里。这时候,天已经黑了,里门也关了。

      冯次公有一妻一妾,五子二女,长子次子和长女都已经成家,不和他们住在一起。第三子和我二兄一样,正在从军,也不在家。四子冯博和五子冯端都在读书,幼女叫冯婼,年方十岁,和我凌惠同龄。他把我们父子四人迎进客厅,命妻妾仆人去准备夜餐,四个女人在厨房里忙了好久,才端出饭菜来。这时候,阿翁和冯次公便在堂上交谈,说到这几年来的生活。阿翁提到三兄在长安跟一个姓霍的郎中练兵一事,冯次公道:“姓霍的郎中?霍去病?”

      阿翁道:“是啊。听说他是皇后的姊子,陛下宠爱他得紧!十五六岁就封了郎中。一年多之前,我家的三郎王禹在陇中驰马,正好遇上他带着人狩猎,他说我子身高体健,手足敏捷,是个骑兵的好料,就把他给带去长安,这一年来三郎一直跟着他练兵,很少回来,他也几乎不提起他在军中干了什么。”

      冯次公道:“我的三郎冯攸也在霍郎中的队伍中,他回来也从来不提他们在干什么,只说在军中训练,我甚至不知道他们驻扎在哪里。也许他们军中有保密制度,军法如山,谁也不敢回来乱说。南军驻未央宫,北军驻北城,他们似乎应该是隶属于南军,我猜他们应该是驻未央宫吧。训练是在城外,具体哪儿也不清楚。那个霍郎中几乎天天早上带着一队人从我家前陌经过。婼儿好几次都看到他了。这个霍郎中和别的贵家子弟完全不一样,贵家子弟多好斗鸡走马,可他不喜欢,就喜欢骑射武艺。听说他善骑射,有一身的好武艺,勇猛异常,非常渴望击杀匈奴。陛下特意让他挑选八百名京畿附近良家子,训练他们。你我的儿子有幸忝列其中。”

      阿翁道:“你说他会不会是另一个卫将军?”

      冯次公道:“这个也难说,他虽然喜欢骑射,喜欢建功立业,却从不知道体恤士兵百姓,有好几次在城外驰马都踏坏了百姓的庄稼。百姓到长安令那里去告发,长安令禀报陛下,陛下却让长安令私下拿钱赔了百姓便是,对他不做任何惩处。看来陛下宠爱他得紧。颇有护短之意。后来就没人再去告发了。”

      我听到这里,不由怦怦乱跳,史书里说,霍去病带着八百骑兵深入敌后,斩杀数千人,看来,这八百骑兵中就有一个是我的兄长!在此之前,我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些,因为我对霍将军的知识仅仅来自教科书,我对他崇拜之极,但对他的具体事迹除了几次出击匈奴外,却不是很清楚。对了,冯伯父说他带着人天天从他们前陌经过,我爬到那棵桃树上去,也许能够看到他也说不定,他长什么样子?

      阿翁和冯次公闲聊了会儿,阿翁向冯次公奉上了一些从中元里带来的土产品作为礼物相赠。这时候,饭菜端了上来,冯次公歉疚地说因为不知道我们要来,没有准备新鲜肉品,只有一些风干了的肉品和素菜,明天他让家人去买些鱼肉来。阿翁客套了几句。其实我早就饿了,管他是荤是素,不也一样的吃吗?冯婶做的酱倒是真的很好吃,甚至比阿母做的还要好吃。吃完了饭,冯次公要和阿翁秉烛夜谈,我们兄妹三人被冯婶安排到后院客房去休息,客房只有一间,我和三姊住了,四兄被安排到了冯攸的房间里去睡。长安城的房子可远不及我家在中元里的房子宽广,二室一厅占多数,冯伯父家大小有七间房,已经是宣明里中少见的大房子了,这是他从先祖那里继承下来的,要是在北京,怕能值得好几千万。看来城市病自古以来就存在,在长安城找到一间既宽大又舒适的房子可要花不少钱,长安房价贵呀。

      我听着阿翁的口气,似乎想问问冯次公的儿子冯攸是否定亲,莫非阿翁想把二姊嫁给冯攸?哪知冯次公却说冯攸早就定亲了,未婚妻姓韩,她的父亲据说还跟过世不久御史大夫韩安国有亲戚关系呢,算是冯家高攀了。冯家的四郎冯博五郎冯端年龄又太小,不合适,阿翁掩不住失望之情,但并未把急着想为二姊求夫的事说出来。

      冯次公家并不是很富裕,他在长安城外有几顷地,雇人耕种,一家人的生计都在那土地上。这几年,今上赋税更役渐重,应付起来颇为吃力。眼看又到冬天,服役的时候又到了,他和我阿翁一样,也有一个爵位,但他的爵位没有我阿翁高,只是官大夫而已,他自己可以不服役,但他的妻儿们都有义务服役,不愿去可以交钱让国家另外雇人去服役。这又是一笔负担。对了,今年冬天,我家的兄长是不是也要去服役?我阿翁有爵位,可以不去,而且还可以荫一子不去,所以去年去服役的是我二兄,我长兄却不用去。这次,长兄怕是逃不掉了,每家必须出一个人,咱们家的成年男丁也就四人,三兄可在军营里啊,二兄还没回来,他要不去,阿翁恐怕得自己去,这简直不可思议,儿子不服役,却让老子去,简直就是大大的不孝,长兄真要不去,即使官府不惩罚他,他以后也别想做人了,口水都会淹死他的。虽然说我大汉承秦制,有睆老制度,就是凡到了四十一岁以上的人如果服役,所承担的劳作会比年青人轻一点。但这毕竟于礼不合,阿翁又不是没有健康的儿子能服役。汉人最重孝道,我来了大半年,非常清楚这一点,尊卑之礼不可改,阿翁阿母说话的时候,如果不问我,我连口都不敢接,哪象在重庆那样自由自在,想啥时打断妈爸的话都行?我突然想起,真奇怪,长幼有序,嫡庶有别,长兄又没有病,又不是残疾,也不是罢癃(身高不足六尺二寸者),再说他又只是庶出,怎么样样服役都轮到次兄?次兄可是嫡长子啊!我到现在都没见过他。看来,我家有些秘密,我还不知道。

      三姊很快就睡着了,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我看了冯家的房子,就不明白冯婼是在哪儿看到的霍将军,因为按照这窗这门和这里巷的墙的走向,他们是看不到外陌的情形的。最后结论还是和我刚才的看法一样:只有爬到那棵桃树上,才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形。我明天一大早去问问冯婼,她到底是在哪里看到霍将军的,是不是就是那棵桃树?

      窗外月色溶溶,为天地披上一层如烟如纱的光晕。四周,是那么的安静,只听到虫儿的呢哝之声。我真的是在我大汉长安城吗?这是真还是梦?

      长安月,照长安,过城墙,绕宫城,映门楼,挂树梢,看尽今古悲欢泪,她亲眼目睹了长安的盛世,也同样目睹了她的衰败。今晚的月光也一定照在未央宫上,那个改写了历史的伟大君王现在在做什么?是在为国家殚精竭虑呢还是在和美女们作长夜之饮?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对于我的后世来说,身在汉朝的我早就是个古人了,我还能回去吗?我在这里感慨,又有何人知?我的一生将如何?我只知道,我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。但愿此生此世,能够长照长安月,能够在这长安月色的抚慰之下安然入眠,这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?

      可能是我奔波了一天的原因,我那天睡得特别沉,也没人叫我,我一觉醒来,太阳已经晒到半墙了,今天肯定看不到霍郎中了,他们早就过去了,没关系,明天还有个机会,今天就跟着阿翁去逛逛大长安。

      梳洗完毕,趁着还没吃早餐的机会,我在院子里找到冯婼,打听她在哪儿看到霍郎中,冯婼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是爬到桃树上去看的,阿母为此责骂过我。”嘿,果不出我所料。

      我说:“我也想去看看霍郎中,你能带我去吗?对了,他今天早上经过这里没有?”

      冯婼道:“没有。算时间,今天好像是他的休沐日,休假他自然是不会来了。凌四妹,明天早上他一定会经过的,到时候我叫你。你几旦(西汉时制,约现在的凌晨五点一刻到六点左右)起床,咱们准备准备。大约平旦(约现在凌晨6:00~6:45)多一点他会经过这里了。凌四兄,你也来了……”我回头一看,只见四兄站在背后,他低声道:“你们两个要爬树去看霍郎中?我可要告诉阿翁去!”

      我求道:“四兄,你千万别去告诉阿翁,他一定不允许。”

      四兄笑道:“不去告诉也行,不过,你们得带上我。”原来他也想看看霍郎中,好吧,不答应是不行的了。明天早上,咱们兄妹一块儿去爬树。

      吃了早饭,都快中午了,好在汉朝没有午饭。阿翁向冯次公暂别,拉了马车,载着我们几个去了东市。

      长安城的东市和里区的情形也是一样,四面有门,封闭管理,每面有两道门,四面就有八个门,市内有东西南北各一条大道,周围围列着商铺,所有商铺的货物都不准摆到街道中来,比我们现代的市场规范多了。市门口有一高台,台上有旗,台旁有市楼,就是市场管理部门所在地。这坐高台就是刑台,处死刑者就在这里,按我大汉法律,这叫弃市,就是处死后暴尸三日。负责管理市的有市令、市长、市啬夫、市掾等。主管商品质量、钱币质量、市场秩序、度量衡的公平,物价等,所有商品一律明码标价。市中虽然大多数商家都有市籍和商铺,但也有一些临时进市交易的产品,市里并不干涉。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